• <output id="tdbxt"></output>

      <dl id="tdbxt"></dl>

      <li id="tdbxt"><in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ins></li>

        <input id="tdbxt"></input>
          <output id="tdbxt"></output>

            <output id="tdbxt"><font id="tdbxt"></font></output>

                <dl id="tdbxt"></dl>

                <li id="tdbxt"><s id="tdbxt"></s></li>

                  <li id="tdbxt"><in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ins></li>

                      1. 
                        

                          <output id="tdbxt"></output>
                          <form id="tdbxt"></form>

                          <li id="tdbxt"><s id="tdbxt"><b id="tdbxt"></b></s></li>

                          1. <dl id="tdbxt"></dl>

                              <output id="tdbxt"><ins id="tdbxt"><thead id="tdbxt"></thead></ins></output>
                              <dl id="tdbxt"></dl>
                              <form id="tdbxt"></form>
                            1.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2. <dl id="tdbxt"></dl><dl id="tdbxt"></dl> <li id="tdbxt"><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s></li>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3. <form id="tdbxt"></form>

                                <li id="tdbxt"><ins id="tdbxt"><b id="tdbxt"></b></ins></li>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dl id="tdbxt"></dl>

                              1.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li id="tdbxt"></li>

                                    <li id="tdbxt"><s id="tdbxt"><thead id="tdbxt"></thead></s></li>

                                    <li id="tdbxt"></li>
                                    <dl id="tdbxt"><in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ins></dl>

                                    我的小說資源庫

                                    • 關注者 0

                                    萬古仙穹古海的黑棋是什么

                                    萬古仙穹》中講述的古海的黑棋是怎么樣的,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熟悉小說的朋友們可以來看看這里面的故事哈。

                                    分類導航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職場
                                    歷史
                                    軍事
                                    游戲
                                    競技
                                    科幻
                                    靈異
                                    同人
                                    輕小說
                                    古代言情
                                    現代言情
                                    青春校園
                                    純愛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1
                                    高冷艷

                                    就叫萬古仙穹嘿日常無非小資又隨心 沒啥壞運氣定是打開方式有問題 一朝變特例頭條新聞排第一無名青年修仙已升級 打強敵棋 喻天地爭其不順命先后天境橫跨來去飛舟搭搭我偏愛對弈煮茶千百面目混搭變換權術謀劃只字定天下修煉成精那也是人精 正邪拎得清無形枷鎖造就了壓力哪那么多本應該活著本就不容易我用笑對蒼生的勇氣 來愛你至高無上可怕的神力 誰要誰拿去強者眼中蒼生皆螻蟻 簡直神經病自在是我座右銘看我力挽狂瀾改結局 隨心去棋 喻天地爭其道不順命先后天境橫跨來去飛舟搭搭我偏愛對弈煮茶千百面目混搭變換權術謀劃只字定天下修煉成精那也是人精 正邪拎得清無形枷鎖造就了壓力哪那么多本應該活著本就不容易我用笑對蒼生的勇氣 來愛你至高無上可怕的神力 誰要誰拿去強者眼中蒼生皆螻蟻 簡直神經病自在是我座右銘看我力挽狂瀾改結局 隨心去修煉成精那也是人精 正邪拎得清無形枷鎖造就了壓力哪那么多本應該活著本就不容易我用笑對蒼生的勇氣 來愛你至高無上可怕的神力 誰要誰拿去強者眼中蒼生皆螻蟻 簡直神經病自在是我座右銘看我力挽狂瀾改結局 隨心去

                                    本人認為古海是地球戰國時期棋圣弈秋的轉世,前世為了那枚黑棋不被地球的天數發現,經過了幾千年,瞞過了所有人,包括老子這種圣人在內,轉世重生成了古海,因為黑棋有覆滅上天的威力,所以弈秋小心又小心,經過了精密的算計,古海重生后也是埋沒在普通人中,等到古海20歲的時候,黑棋自動觸發,帶上古海去了六道仙穹,地球古海(弈秋)對應六道仙穹的觀棋老人


                                    文章中是這樣的介紹: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古海出謀
                                      
                                      臨都城!
                                      
                                      離大都城最近的一座大元城池,大乾軍隊,擊潰守軍,正式奪取臨都城。
                                      
                                      臨都城內,龍神武給三軍慶功之后,請來古海密談。
                                      
                                      一個涼亭之中,只有三人。
                                      
                                      龍神武、司馬長空、古海。
                                      
                                      “臨都城破下了,本王剛剛宴請了一眾功臣,今次,請古先生來,卻是想和古先生商量一番,如何攻取大都城!”龍神武看向古海笑道。
                                      
                                      古海的能耐,這些年一件件的事情已經足夠證明了,神武王親歷了無數,只知無法收服古海,但,此次征戰大元,可不僅僅是兵伐大元,更是一次自己在圣上面前表現的機會,各路軍團都開拔,神武王自然希望自己是最出彩的那個。
                                      
                                      “王爺智珠在握,在下愚鈍,跟著王爺,一旁搖旗吶喊足矣!”古海微微笑道。
                                      
                                      “古先生愚鈍?你讓我等情何以堪啊?”司馬長空頓時笑道。
                                      
                                      “司馬先生過譽了!”古海搖了搖頭。
                                      
                                      “是古先生太謙虛了,此次,王爺只帶了我在身邊,連龍傲天都沒讓來,就是想和古先生商量一下對付大元帝朝,還望古先生不要吝嗇賜教,再說了,古先生不是也要對付熙宇大帝,為大瀚子民報仇嗎?怎么,馬上就要面對熙宇大帝了,古先生卻為何隱拳不出?”司馬長空笑著說道。
                                      
                                      古海看了看司馬長空,苦笑道:“王爺認為我有能力對付一個帝朝?”
                                      
                                      龍神武微微皺眉。顯然并沒有認為古海有那個能耐。
                                      
                                      一旁司馬長空馬上笑著說道:“別人我不肯定,但,古先生既然出兵了,自然有所心計,所以才請古先生,不吝賜教!”
                                      
                                      “司馬先生太抬舉我了,我能有何能耐?一切還要看王爺!”古海看向龍神武。
                                      
                                      司馬長空微微苦笑道:“王爺,跟古先生兜圈子,那是自取其辱,我看不如我們先說吧?”
                                      
                                      一旁古海微微苦笑道:“司馬先生,這是折煞我了!”
                                      
                                      龍神武卻是深吸口氣道:“開天斧,古先生可還記得?”
                                      
                                      “哦?大乾圣上的開天斧還在你手中?”古海看向龍神武,眼神沒有驚訝,好似早就猜到一般。
                                      
                                      龍神武點了點頭:“開天斧中,被圣上封了兩股力量,也就是兩擊,第一擊,在你朝歌城用過一次了,你記得的?”
                                      
                                      上一次,古海自然記得,開天斧出,熙宇大帝化為嬴勾僵尸,手拿血獄刀,除了沒有調集一國天下之勢,基本是最全盛的一刻了,可是,熙宇大帝終究敗了,更是傷的毫無反抗之力。
                                      
                                      開天斧中,封存的大乾圣上的兩股力量,用了一擊?還有一擊?
                                      
                                      “這剩下的一擊,古先生認為,可以對付熙宇大帝嗎?”司馬長空皺眉問道。
                                      
                                      “就算熙宇大帝傷勢好了吧,上一次,熙宇大帝擁有血獄刀,這一次,熙宇大帝可以調集大元天下之勢,可借全國百姓之力?”古海皺眉道。
                                      
                                      “是,開天斧只剩下一擊了!”龍神武點了點頭。
                                      
                                      “若是熙宇大帝調集一國之勢前,定能勝!可是,他調集一國之勢后,勝負就難定了!而且,熙宇大帝吃過一次開天斧的虧,下一次,他肯定不會再站在那里讓開天斧斬,一旦開天斧沒能斬上熙宇大帝,那……。”司馬長空皺眉擔心道。
                                      
                                      “其次,大都城中,近乎所有要職的細作,都被墨亦客挑出來了,在朝堂上禍亂大元,卻也行不通了!”龍神武沉聲道。
                                      
                                      古海微微皺眉,龍神武和司馬長空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古海也沒有必要再兜圈子了。
                                      
                                      “開天斧?大乾圣上借你開天斧的時候,就沒有想過你的安危?萬一……!”古海沉聲道。
                                      
                                      “圣上自然想過,開天斧若是一擊沒能斬到熙宇大帝,我可以開啟開天斧的自衛功能,開天斧可以形成一個護罩,保我安全,不讓熙宇大帝破開護罩,護罩堅持十天,十天之內,圣上必然知曉,也能前來救我!”龍神武鄭重道。
                                      
                                      “哦?開天斧的防護罩?”古海微微一怔。
                                      
                                      “不錯,所以有些話我要講清,萬一失敗,想要沒事,最好靠我近一些,否則…………!”龍神武搖了搖頭。
                                      
                                      “這護罩,熙宇大帝破不開?”古海雙眼微瞇。
                                      
                                      “肯定破不開!”龍神武點了點頭。
                                      
                                      “沒有大乾圣上力量的開天斧形成護罩,已經讓熙宇大帝破不開了,如今里面還封著大乾圣上的一股力量,那不是…………?”古海笑道。
                                      
                                      “將圣上封存的力量,灌入開天斧護罩之中?籠罩大都城全城?”司馬長空陡然臉色一變。
                                      
                                      “將熙宇大帝困在護罩之中?但,只有十天,難道還要請圣上親至?圣上既然親至,何須我此行對付熙宇大帝?”龍神武皺眉道。
                                      
                                      “不,只要困住大都城十天,足矣!”古雙眼一瞇,眼中閃過一股寒氣。
                                      
                                      “不是啊,那開天斧只能困住熙宇大帝,十天后,熙宇大帝依舊自由了啊,那時,我等卻是危險了。圣上封存的一擊已經用掉了,開天斧再也不能對付熙宇大帝了啊?”龍神武擔心道。
                                      
                                      “王爺信得過我,就按照我說的去做,我來對付熙宇大帝!”古海笑道。
                                      
                                      “布陣?”龍神武疑惑的看向古海。
                                      
                                      古海搖了搖頭。
                                      
                                      -------------
                                      
                                      大哉殿。
                                      
                                      熙宇大帝坐于龍椅之上。
                                      
                                      群臣恭立,此刻大多都愁眉不展。
                                      
                                      “陛下,已經半個月了,大乾大軍破了臨都城后,居然駐扎而下,不再前進了!”一個官員皺眉道。
                                      
                                      “陛下,大乾之軍,一定是不敢前來大都城,止步臨都城了,陛下,臣愿意領兵前往臨都城,出擊大乾兵!”頓時有將士高喝道。
                                      
                                      熙宇大帝皺眉,微微沉默。
                                      
                                      “龍神武,古海最近,在做些什么,可有消息?”熙宇大帝沉聲道。
                                      
                                      “啟稟陛下,龍神武、古海深入簡出,從未出現過!”一個官員苦澀道。
                                      
                                      古海猜到龍神武有開天斧,熙宇大帝也猜到了,正如眾人所猜測的一樣,熙宇大帝再等他們前來,自己可以調動一國之勢,到時,就算開天斧又如何?
                                      
                                      只要在大元地界,熙宇大帝就能隔著無限遠距離隨時出手,但,那只是氣運凝聚的力量,就算打出,威力也并不是巔峰。萬一一掌打去,被開天斧破了,那兩軍士氣必將大不一樣。
                                      
                                      “足不出戶?哼,朕難道不能遷都臨都城,再斬你們嗎?”熙宇大帝臉色陰沉。
                                      
                                      熙宇大帝在此已經等了半個月了,這半個月時刻都在想著如何斬了龍神武,然后御駕親征大乾天朝。
                                      
                                      可是,這本該十幾天前就完成的事情,一拖再拖。
                                      
                                      熙宇大帝心情極度不舒服。這是一股戰意,戰意不容磨滅。這樣一天天耗下去,自己的戰意也會慢慢耗盡的。
                                      
                                      遷都?氣運遷往臨都城,雖然會少出一些,但,足夠自己對付開天斧了。
                                      
                                      正在熙宇大帝準備開口遷都之際。
                                      
                                      “陛下,動了,大乾之軍開始動了,向著大都城行來!”一個侍衛頓時沖入大殿。
                                      
                                      “來了?”熙宇大帝雙眼一瞇。
                                      
                                      “陛下,臣去阻擊大乾兵!”一個將軍叫道。
                                      
                                      “不必了,讓他們來,哼!”熙宇大帝一聲冷哼。
                                      
                                      “是!”群臣應聲道。
                                      
                                      秦子白從墨亦客處揣摩出了熙宇大帝的心思,所以剛才一直沒插口。
                                      
                                      直到下了朝會之后,秦子白卻是快速前往天牢之中,將知道的一切告知墨亦客。
                                      
                                      “半個月?終于出發了?”墨亦客眉頭一挑。
                                      
                                      “是啊,墨先生,你知道為什么嗎?為何拖了半個月時間?我們的人傳來消息,這半個月,臨都城沒有絲毫變化啊!”秦子白一頭霧水。
                                      
                                      墨亦客皺眉沉思,在緩緩踱著步子。
                                      
                                      “沒有絲毫變化?不可能,古海、司馬長空,都是老謀深算之輩,這半個月,白白耗在那里?絕對不可能,這半個月,肯定有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墨亦客臉色陰沉道。
                                      
                                      “非常重要?可……!”
                                      
                                      “臨都城這半個月,有沒有進出什么人?”墨亦客皺眉道。
                                      
                                      “這怎么可能知道?臨都城已經被破了啊!”秦子白苦笑道。
                                      
                                      墨亦客皺眉深思,沉默了一會:“半個月準備什么?而且還是當面去準備,呵,這有些像古海的風格啊!可是,一點痕跡沒有?他有何手段?”
                                      
                                      “墨先生,你也無從下手嗎?”秦子白擔心道。
                                      
                                      墨亦客搖了搖頭:“我接觸這么多人,能讓我猜不透的寥寥無幾,那司馬長空還好一些,可這古海卻事事出人意料,卻每次切中要害。讓人無從下手啊!”
                                      
                                      “那怎么辦?”
                                      
                                      “逆推吧,他們想要打敗陛下,只有依賴一個可能,開天斧!但是,沒有大乾圣上操縱的開天斧,不可能起到效果的啊,特別陛下剛剛還經歷了開天斧,再來一次,肯定對陛下無用啊?”墨亦客皺眉道。
                                      
                                      “他們既然武力無法對付陛下,那還有什么辦法?”秦子白擔心道。
                                      
                                      “攻心?對了,攻心!這是古海最擅長的東西,他對付不了陛下,那肯定會攻心,我來想想,陛下有什么弱點?”墨亦客面露焦急之色的逆推著危機
                                    马会10期二肖中特
                                  1. <output id="tdbxt"></output>

                                      <dl id="tdbxt"></dl>

                                      <li id="tdbxt"><in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ins></li>

                                        <input id="tdbxt"></input>
                                          <output id="tdbxt"></output>

                                            <output id="tdbxt"><font id="tdbxt"></font></output>

                                                <dl id="tdbxt"></dl>

                                                <li id="tdbxt"><s id="tdbxt"></s></li>

                                                  <li id="tdbxt"><in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ins></li>

                                                      1. 
                                                        

                                                          <output id="tdbxt"></output>
                                                          <form id="tdbxt"></form>

                                                          <li id="tdbxt"><s id="tdbxt"><b id="tdbxt"></b></s></li>

                                                          1. <dl id="tdbxt"></dl>

                                                              <output id="tdbxt"><ins id="tdbxt"><thead id="tdbxt"></thead></ins></output>
                                                              <dl id="tdbxt"></dl>
                                                              <form id="tdbxt"></form>
                                                            1.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2. <dl id="tdbxt"></dl><dl id="tdbxt"></dl> <li id="tdbxt"><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s></li>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3. <form id="tdbxt"></form>

                                                                <li id="tdbxt"><ins id="tdbxt"><b id="tdbxt"></b></ins></li>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dl id="tdbxt"></dl>

                                                              1. <dl id="tdbxt"><ins id="tdbxt"></ins></dl>

                                                                    <li id="tdbxt"></li>

                                                                    <li id="tdbxt"><s id="tdbxt"><thead id="tdbxt"></thead></s></li>

                                                                    <li id="tdbxt"></li>
                                                                    <dl id="tdbxt"><ins id="tdbxt"><strong id="tdbxt"></strong></ins></dl>